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情感故事>正文

嗯啊,宝贝用力点 啊啊轻点,爽

2019-11-15 16:42:10 情感故事

光是想到有时间可以陪在她身边,就让他嘴角不自觉微扬,然而当他走出会议室看到新的一期周刊,瞬间破坏了他的愉悦。

这是件很恼人的事,按理说,他早就命人将长期以来跟拍他的记者斩草除根,虽然是暗地进行,但也应该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了,但没想到绯闻案仍持续进行,昨天连他父母都打电话来闹心了,这实在不是他乐见的情况。

小宝贝让我从后面来一次吧

然而这也表明了还有人从中作梗,刻意地想将事情闹得更大。

“总裁,有位林警官要找你。”江特助走进来慎重地报告。

警官?他拧紧剑眉。“请他进来吧!”林警官进来办公室后,两人握了握手。

“不知林警官找我有什么事?”秦拓洋状似从空,却不着痕跻地观察着林警官,还好,这人眼神笔直、态度磊落,应该是住好警官。

“是这样的,秦先生,昨晚胡雅芝小姐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企图自杀,还好邻居发现后及时送医急救,当时病房里吸人我们警局的人,正等胡小姐醒来好做笔录,不过她昏迷时,我们警员人有听见胡小姐喊你的名字。”这只是件小案子罢了,不过却牵涉到最近吵得如火如荼的绯闻案,林警官只好私下前来,想先了解情况。

秦拓洋面不改色地问:“林警官,你怀疑胡雅芝自杀是因为我?”

“这我不晓得,请相信我对你的私生活完全不感兴趣,我只是来提醒你,虽然我确定可以把这件事情压下来不让记者揭发,但是我们调查出胡小姐患有忧郁症,秦先生,忧郁症患者病发时会做出什么事情是我们无法预估的,假若今天是别人听见她口中喊你的名字,那恐怕事情会变得很麻烦。”

“那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?”秦拓洋摊开双手,一副深受其扰的样子。“老实说,我的妻子也为了这件事情跟我吵过一架,我已经警告过杂志社了,但好像还是制止不了。”

“你不能试着跟胡小姐谈谈看吗?如果愿意开个记者会,证明你们的清白,或许事情会有好转。”林警官建议。

“不,我不想再加深民众的印象了,而且我怀疑有人偷偷在陷害我,提供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给杂志社。”秦拓洋不是傻子,有些事情他一想便能猜出端倪。

“我了解了。”林警官点点头,“如果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,请不要客气,我们会尽全力协助你的。

林警官的善意让秦拓洋莞尔一笑。“感谢林警官特地前来提醒,医院那边就麻烦你处理了,明天我还要陪同妻子回娘家,恐怕没办法再管这些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