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姐姐吃我巨龙 我与母亲h系列

2020-01-12 14:47:51 散文随笔

“如果我说是的,你会马上离开吗?”

春宁还是不想起床。

司徒夜羽眉毛一扬,“你觉得呢?”

“我从来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我当然猜不出你会怎么做。”

司徒夜羽垂眼,看了看楚宁身上的尘土,扬起的眉毛以一种凌厉的姿态皱了起来,“我现在想掐死你。”

直接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和想,楚ning事故同时减少颈部,立即坐了起来,光滑的手鼓掌鼓掌背后的尘埃,尘埃漂浮在天空situ4夜羽眉头皱纹“川”字,不自觉地挥舞着一只手,厌恶看楚宁,“你还能再坏点。”

男女×xo0动态
男女×xo0动态(图文无关)

楚宁却不看司徒夜羽难看的脸色,只委屈又无奈地说,“我也想,只是没那个胆子。”

司徒夜羽起身双手抱胸,看着她慢条斯理地爬起来,边慢慢地整理衣服裤子,边说,“我知道说那些话,是我的错,不过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是被千落气糊涂了,所以才口不择言。”

“你是在向我道歉吗?”

“你可以这样想。”

“我不接受自以为是的道歉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跟我来。露露这个星期会回家。”

文本很好又很黄的小说

楚宁心头一跳。

此时告诉她露露要回乡下去,不是一种痕迹,而是一种心照不宣的讹诈。

她不再整理的自己的衣服,抬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司徒夜羽,似乎在掂量他这话的真伪。

司徒夜羽由着她打量,老神在在的神态。

楚宁犹豫了很久,轻轻地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要走,我再爱她一次,不可能一辈子保护她。所以我不会因为她而跟你回去。”

司徒夜羽眼中一闪一沉,却笑了,“哦?你确定你不会回去,甚至不会看她一眼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刻意压下心中的忧虑,楚宁的回答坚定。

“那好。”司徒夜羽笑意突然收敛,一躬身竟出其不意地把楚宁打横抱起,“就算你不肯为了璐璐回去,我也不会放过你。强取豪夺就是我本性,而睚眦必报则是我处事的原则。敬酒不喝喝罚酒,你只能怪自己不识抬举!”

楚宁听了司徒夜羽从牙缝里说出来的话,轻轻颤抖了一下,不敢再挣扎了。

经过很多次反抗都无济于事之后,她也聪明了些,既然挣扎不出来,还不如省省力气。

显然,她没有任何反抗,对司徒夜羽的眼睛闪了一下小意外,然后嘴角微扬。大步走向汽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