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今天跟同事做了小说 捏 湿 奶 骚

2020-10-17 16:55:01 散文随笔

风小小刚把消息发出,就发现房檐上停着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,定睛细看,原来是灰灰,鸽子!秦川这两天断了音讯,小小就觉得是鸽子出了事,现在它好好的飞回来了,小小的心踏实了一些。

她借着倒尿桶的机会出来了,找到幽静处,鸽子灰灰飞了过来,但身体有些笨拙,落在她手臂上,她才看清鸽子的一只腿受伤了,还包着药用纱布,身上并没有信件,小小心疼的将灰灰捧在怀里,就像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。她一直坚信儿子没有离开尘世,一定活在人间。

鸽子是她在最艰难苦涩岁月中一个不会说话,但能真心陪伴她的伙伴,朋友。小小不知道鸽子腿上的伤怎么来的,也不清楚秦川为什么和自己没了联系,小小只是一个女子,她想找回自己的孩子,然后,去一个人烟稀少的村落,和孩子好好生活,陪伴孩子长大。别的什么也不想了。

灰灰今晚表现异常,小小给它喂了一把谷物,它不吃,很烦躁的用尖嘴啄她的手,并一遍遍飞起来,又落下。

小小想起读书时,书本上的一个自然常识,动物在天灾到来时是有感觉的,他们比以往暴躁,性情大变,狗狂吠,猫上房顶,吕马刨地,蛇过道,蚂蚁大集合搬家,飞鸟奔走相告,携妻带子飞离巢穴。这些是地震或者冰雹,海啸之前的预兆。鸽子灰灰今晚的反常令小小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事。

今天跟同事做了小说

秦川这个人既然连冯老板,自己的亲家都下死手,何况自己是她的一枚棋子,叫上大夫人离开,还是肚子离去?

大夫人今天的吃斋念佛与小小有着太深的渊源,小小不忍心再看到她的悲剧。

怎么对大夫人说呢?小小思考了一会儿,灰灰突然又叫了起来,扯着小小的衣襟朝院外拽。

“灰灰,告诉我出了什么事?”小小对灰灰说。

鸽子灰灰不会说话,似乎听懂了小小的问话,拍拍翅膀,嘴巴朝着禅房,咕咕咕地叫。

“啊?难道禅房有危险?”小,“灰灰,我进去看看,你保护好自己啊!如果我遭遇不测,被弃尸荒野,你有可能就去看看我啊!”

小小转身进了禅房,房内很安静,大夫人敲了一会木鱼,这阵子在蒲团上打坐,小小松了一口气,以为灰灰是别的原因,显得焦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