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小说李力雄 看完下面湿透的小说

2020-10-17 18:59:00 散文随笔

“悠悠小姐,我明白一点点,平时,没啥事,我就研究研究这些车辆的性能,结构,然后,自己试着安装。也是拆了装,装了拆,就当练手。”

“这部例似于甲壳虫样式的轿车。我煞费苦心,好不容易组装好,结果被小凳子给拆了,拆了后,又帮我组装了,我在分析他改造的地方。”

“水生哥,我多少也懂一些,你跟我来,我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悠悠拽起水生就走。

来到悠悠的格子楼,“小姐,你松开我,这里人多嘴杂,对你我不好。”

悠悠这才把手松开,进了她的阁楼,悠悠又掀开一个地下室的门,里面是一间不大的暗室,地板上,柜子里,都是大大小小的车辆模型和玩具。

水生惊呆了,“你喜欢玩这个?女孩子摆弄汽车玩具和模型的寥寥无几。没想到啊!”

“所以啊,你不要小看我。有志不在年高,无志空活百岁。还有啊,你这张设计图,我也可以看懂,给你提提意见。”

“那太好了,悠悠,你是个鬼精灵。”

“走,带上你的图纸,咱们去庄里的李欣茶室边喝茶边讨论。”悠悠说道。

看完下面湿透的小说
看完下面湿透的小说

“这不好吧,在咱们秦家庄园不就行了吗?何必节外生枝呢?”

“我就说你和我爹一个样,一点不懂情调,也不会浪漫,所以,我妈妈就不愿意和我爹在一起,总觉得无话可叹。”

“……你父母的爱情,我不懂,也不想懂,我回去了。”水生听到悠悠嘴里关于他父母的事情,心情一下掉进冰窖子里。

人生无常,对自己亲爱的人,近在咫尺却如相隔天涯,那份疼,无法用语言表达。

水生刚要去秦家庄的玉器古玩店看看,迎面走来扭着水蛇银腰的秦夫人,水生低下头想就这么过去,果果却喊住了他:“水生啊,悠悠回来没?”

“哦,秦夫人,已经回来一会了。我去店里看看。”水生说完,就朝店里走去,悠悠从后面追上水生,也不管母亲站在那里,拉起水生就走,“水生哥,你答应我去喝茶吗?咱们着就去吧,我帮你研究那张图纸好不好嘛?”

“悠悠,你这是……真的让人难堪不是?秦夫人,对不起啊,我忙去了。”

水生使劲睁开悠悠的手,悠悠嘟着嘴,“哼!臭水生,该死的弼马温,我就要你陪我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