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散文随笔>正文

强上新娘小镇 公交车被强系列小说

2019-12-13 14:34:41 散文随笔

“那时我还没毕业,可是快捷商务已经很赚钱了,钱不是问题,但我要顾及我妈的想法,我爸妈是和平分手,只是,和平分手是一回事,照顾前夫的孩子又是另一回事,那天晚上要从姑姑家离开时,我妈主动问他,‘佳笙,要不要来跟哥哥姊姊一起住’,那孩子就哭了。

“我妈像照顾我跟妹妹一样的照顾他,后来姑姑跟我说,佳笙的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,就丢下他跟一个长年来往南美做生意的男人跑了,佳笙的人生没有感受过母爱,我爸工作日夜颠倒,他小时候一直住在保母家,等大一些,就自己带钥匙,我这几年工作忙,很常不在,他很孝顺我妈。

强上新娘小镇
公交车被强系列小说(图文无关)

“佳笙越大,对编剧越感兴趣,他高中时加入了社团,开始有了拍电影的想法,我鼓励他写剧本,他开始写,两年修修改改,最后的版本,他觉得很好,我也觉得没什么不好,我既然有能力支持他的梦想,自然不忍心看他憋屈,钱,我有了,所以他有什么梦想就去追吧,他想用素人,想自己慢慢琢磨,我不想给他设限所以从不干涉,票房二十万也好,得奖后大卖两亿也好,我想给他的,不是票房,不是金钱,而是人生体验。”

舌尖卷住花蒂

记者听得话都说不出来。

回去杂志社,怎么想都不知道该怎么整理,后来报告给总编辑听,总编辑笑得若有所思,人都是护短的,但像贺盛泽护短成这样却也是少见——贺盛晴大学毕业后就开了宠物咖啡馆,在忠孝东路四段,一杯咖啡只要八十元,明显只是开兴趣,凌佳笙高中毕业就有一大笔钱让他拍电影,贺盛泽做这些不为赚钱,只是希望他们高兴,好像只要他们高兴,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回馈。

笑起来如沐春风,但谈过话之后会发现他难以接近,他永远只讲他想讲的,至于那些“秘密”,没人挖得动。

就像凌佳笙,他知道有人误会了,怕这误会影响了弟弟,这才主动提起,为了不想媒体就着这个问题骚扰弟弟,还说得十分详细,让人无可再问。

他有一双巨大的翅膀,只为在乎的人遮风挡雨。

记者记得总编辑最后下的结论是,贺盛泽现在虽然单身,但若遇到天命真女,会是那种替女友摘星星的人。

有种人,既有能力,又有运气,遇到再糟糕的事情也能逢凶化吉。

说到后来,总编辑跟记者都觉得,贺盛泽上辈子一定是造桥修路,布施贫困,救人无数,如此才得以解释他为何如此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。